昭通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昭通文学 > 桃之夭妖 > 第207章 以妻换女

第207章 以妻换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陈济派人去田家接桃叶之前,桃叶也正要想办法入宫。

昨夜,桃叶一整夜没有合眼,王敬被囚宫中,她当然是睡不着的。

没有她的照顾,她很怕王敬连一碗饭、一口水都没有能力送进嘴里,那样,即使不被赐死,王敬又能撑多久呢?

辗转反侧了一夜,她还是决定入宫求情,入宫固然是有被发觉身孕的风险,也可能触怒陈济,但除了她亲自向陈济求情,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个能救王敬的办法。

清晨,桃叶向田家父女讲明自己的心意,她知道他们现在没有门路帮她,因此她打算去梅香榭找沈慧,央求沈慧为她想个办法。

她正跟田家父女辞行,却有守门仆人来报,说是宫中有人来接桃叶。

桃叶乍然一惊,忙随田家父女出门去看,楚禾也跟着。

飘零的小雪之中,一辆宽敞的马车停在田宅门外,马车前有两匹马,另有许多侍卫,都骑着马,整齐候在马车周围。

采苓充任新帝寝殿的侍从女官,站在这群侍卫之前。

“这……这是什么意思?”桃叶一头雾水。

采苓微微屈膝行礼,笑着说:“桃姑娘,皇上已经下旨,准许江陵王携家眷去封地,安丰侯也要同往,离京之前,安丰侯请旨要见你最后一面,因此皇上派奴婢来接姑娘。”

桃叶听得更懵了,她以前从来没听过什么「江陵王」,在采苓这样讲之后,她大概猜到了江陵王是司修禅位后的封号,但她想不明白,陈济怎么会这么快就同意释放这些人?王敬离京又怎能不带她呢?

“去……去哪?”疑惑的问题太多,让桃叶已经不知该怎么问起。

采苓答道:“陵阳门。”

既然是去见王敬,桃叶当然要去,她想,也许见面之后,一切自然明白。

桃叶便告别田家父女,上了这辆马车。

楚禾担忧地追到马车下:“夫人,此去怕是另有玄机。”

“此行自然不会有好事,但我没有别的门路了。”桃叶毫不犹豫,进了车内。

马车立即启程。

车内陈设精美,狐裘铺地,温暖细腻,可坐可卧,坐卧常用之物一应俱全,中有一玉几,玉几上茶水齐备,车厢四面皆饰以上乘丝绸,帷幔之外,四角珠玉高悬,迎风叮当作响,每一匹马都是千挑万选的骏马,走得极为稳当。

不过是短程代步而已,马车的配置竟如此用心,这样的待遇,让桃叶胆战心惊。

她与王敬分别,其实也只不过才一天多而已,可在她心里,他们好像已经分开了一个世纪。

桃叶心急,一路上,她不住地掀开窗帘往外看,只嫌马车走得不够快,漫天的雪花渐渐增多,地面上的积雪也越发明显,每一分一秒都显得那么漫长、那么煎熬。

终于到了陵阳门,桃叶掀开帷幔,慌慌张张地下车,一脚出去,踩到被雪打湿的车板,险些滑倒。

“姑娘小心。”采苓忙扶住了桃叶。

桃叶也吓了一跳,她也提醒自己,是要小心,她现在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是她与挚爱夫君的爱情结晶,万一摔了,岂不危险?

她不得不稍微放慢了一点,可心里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直让她浑身冒汗,丝毫感觉不到冬雪的严寒。

这日的陵阳门是紧闭的,附近都被暂时划为禁地,不允许百姓靠近,只留皇帝亲兵把手,将城内城外方圆几里围成了一个圈,到处鸦雀无声。

桃叶走上城楼,远远看到,在正楼的廊檐之下,王敬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上,静静等着她的到来。

“二哥……”

桃叶很意外,她此前一直在担心,她见到的王敬会不会满身伤痕、处境凄惨,但事实却是,王敬看起来跟之前没多大差别,只是换了一件比昨日更厚的冬衣。

正楼前的所有守城士兵都已经被遣散到周围较远处,那里只有王敬一个人。

“二哥!”桃叶难免有点兴奋,步伐也随之加快,她提着衣裙,以免踩到裙摆,快步走到了王敬的轮椅之前。

“二哥,你还好吗?”桃叶近前蹲下,双手握住王敬的手臂,激动地端详着王敬的脸。

王敬笑点点头,慢慢散开互揣的双手,从衣袖中带出一张写了黑字的白纸,“这个给你。”

桃叶愣了一下,接过那张纸,定睛一看,写在最前面的两个大字竟然是「休书」。

仿佛天空突然泼下来一盆冷水,准准浇在桃叶头上,把她方才心急赶路的满腔热血全部凝固。

“为什么?”桃叶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封休书,又望王敬的脸,恍然间似乎又明白了:“有人逼你的对不对?是他逼你休了我?”

王敬轻轻摇头,他的态度看起来十分坦然:“是我主动把你献给皇上的。”

“我不信!你撒谎!”桃叶气愤地站起,内心却陷入一片慌乱。

王敬长叹一声,慢慢地说:“对不起……原本,我想着,阿娇已然不在,你又对我那么好,就把你当作阿娇的替身,安度余生,也没什么不好……”

“替身?”桃叶愣怔着,这两个字就像一个巴掌,狠狠地把她给打醒了。

她忽然想起,她与满堂娇唯一一次见过面的那个夜晚,她从满堂娇的遗物中拿到了一份和离书,就如今日这封休书一样,只有寥寥的两三行字。

不同的是,那份和离书其实是满堂娇伪造的,而今日这份休书绝对是王敬亲笔。

“可是,皇上痛失爱子,怒火难熄,迁怒王氏全族。我思前想后,唯有把你献给他,我和玉儿,才能有活命的机会。”王敬的言辞,又把桃叶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桃叶又看了一遍手中的休书,又看了一眼王敬,渐渐觉得,那个人也未必是在撒谎。

难怪他被抓走却并不曾受伤,难怪今日相见他依旧仪容整齐,原来他早已有了全身而退的妙计……桃叶自觉在一瞬间想明白了一切。

王敬继续说:“果然,我主动把你献给皇上之后,他怒气稍解。以后,还请你一心一意服侍皇上,给我们王氏留一条生路。”

桃叶的眼泪无声滑落。

在前些天返京的路上,她也曾设想过,如果她替王氏父女向陈济求情,而陈济要她以身相许作为交换条件,她是应该答应还是不答应?

现在,已经轮不到她来做选择了,王敬果然还是爱女儿胜过爱她。

也许,她在王敬心目中,真的自始至终就是一个「替身」吧,怎么配与正主的女儿相提并论?

“所以……你是用我来做了个交易,换你的女儿活命。”桃叶哭着、笑着,其实她早该明白,如果不利用她,王敬又有什么筹码能从陈济手中救女儿呢?

她竟然隐隐觉得王敬做得对,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世上还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可贵的呢?他当然应该献出妻子,以换女儿的命。

“对不起。”王敬静静坐着,他的表情还是那样坦然,“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总喜欢给我送饭。现在,再给我送一次饭吧,城楼下有古树,吃了这顿饭,我们永不相见。”

“送饭……永不相见……”桃叶脑袋懵懵的,似乎有些迷失了自己,低声呢喃着。

“我们不是本来就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吗?”王敬微微一笑。

虽然脸上留了多道疤痕,那个笑容,在深爱他的姑娘眼中却依然显得那么迷人。

是的,桃叶记得,先前王敬问过他,她在鬼王那里的送餐任务,也就只剩一单了,送了这顿饭,她就可以离开这个时代,再也不会见到这个人。

他为了救女儿,竟愿意亲手把她送进别的男人的怀抱,这样的负心汉,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想到这里,桃叶转身下了城楼,去找某棵古树。

陈济就坐在正楼楼体内窥视他们,一听见王敬说什么「送饭」,他顿时觉得不对劲,这完全不是他要求范围内的内容。

待桃叶下楼之后,陈济忙钻出来,斥问王敬:“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桃叶的来历不同寻常,有一个送饭任务,完成了,她就可以回到她原来的地方!”

王敬心中咯噔一下,他没想到,原来陈济竟也知道桃叶这等私密之事……

他只好慢慢仰起脸,带着笑意回应:“可是……如果她不想留下,就算没有臣,她也可以把饭送给别人啊……”

“你……”陈济一阵恼怒,立刻拔剑。

剑只出鞘了一半,他又忽然想到,他不能在此刻杀王敬,那样,他将在桃叶面前无法圆场。

“我已经一天一夜水米未进了,难道皇上就不能允许我在死前吃一顿饱饭吗?”王敬苦笑着,慢腾腾伸出手,将陈济的剑又按了回去。

陈济没有搭理王敬,他走到城墙边上,探头往下看。

只见桃叶已经走到一棵古树下,将随身的一方手帕铺在地上,再掀开手帕时,下面竟无端出现了一个食盒。

这一幕,看得陈济目瞪口呆,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难道树下原本就有一个食盒?是他刚才没有看清吗?

桃叶此前取餐都是自带食盒,放置古树下便会被装满,这次,她没有食盒,在走近古树时,她也在思考要如何取餐,但是她想,取餐的重点应该是在于人而不是食盒吧,因此只管放下手帕一试,果然成功。

桃叶就拎起这个食盒,转身往回走,再上城楼。

陈济见状,又急忙钻回屋内,将门闭上,却紧贴着门,从门缝中仔细看着外面即将发生的事。

桃叶走回此处,她看见王敬身侧有一张桌子,就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挪开桌面上的纸笔,打开食盒,将食盒内的饭菜悉数取出。

门内的陈济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眼瞅着两荤三素一饭都整齐摆好,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这无中生有的饭菜,好像比先前桃叶易容、神奇的镜子更不可思议。

听得盘碗上桌,王敬总算放心。

“好了,带着休书,赶紧走吧,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王敬这句话,决绝而无情,不带半分犹豫。

桃叶望着王敬,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先前,他的女儿女婿贵为帝后,伺候他这个残废自是不妥,但是以后,他和女儿女婿偏安于江南一隅,大概再也用不上她的照顾了。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安丰侯果然最识时务。”桃叶咽下眼泪,眼中凝聚着无限幽怨,慢慢转身,往外走去。

她的手轻轻拂过腹部,黯然神伤,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这个喜讯,现在看来,也不必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