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昭通文学 > 《困神 > 第38章 幽都已成

第38章 幽都已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十四章席卷神域

天雷滚滚,乌云蔽日,狂风骤雨席卷神域,神域自创以来从未被风雨打扰,如今掌风的天籁神君和掌雨的灵泽神君皆在灵泽殿内小酌,二神一脸懵。

“我没动用法力啊!”

“我也是。”

众神君皆心生疑虑,纷纷跑到殿外查看天相,一无所获。

正是此时,青冥殿外,金光笼罩,青冥殿内,黑气弥漫,只见少年衣衫发黑,神色紧张,不敢有半分松懈。

此刻扶光比他更为紧张,数次请求帝俊无果,他跪在殿外不肯罢休:“缙云山一众弟子皆是无辜,云柯已死,请帝俊收回成命。”

白榆神君却强词夺理,颠倒黑白道:“缙云山云居观一众妖人妄想升仙成神,带坏凡人,恶习染神。如今青冥神君受此磨难,与云居观道人脱不了干系。他教出如此愚昧无知的徒弟,难辞其咎。此刻天降异象,必定与此事有关。”

匆忙赶来的灵泽神君道:“这雨受我法力所乱,暂且停下。帝俊,请惩戒无法无天之人。”

扶光气急,却不得说出实情。一旦他肆意妄为,无所顾忌,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如同身陷囹圄的青冥,四面楚歌,孤立无援。

“请帝俊惩戒恶人!”

神君请愿,帝俊淡然,道:“恶人以疫害世,该除。白榆,水镜,此事交由你们二神。”

白榆神君和水镜神君本想借帝俊之手除去云居观,没想到……

“是。”

扶光见此,趁机溜走。

待他到达青冥殿时,青冥殿果真阻拦他,不许他的进入。扶光意欲传音,数次被挡回,他焦急万分,却见一锦衣华服的少年前来,他脚下生莲,步履生花,请安道:“扶光神君。”

“怎么到哪儿都能见到百花仙君?哦,不对,这里是十渡口——青冥殿!百花仙君又为初景而来?”

“正是。青冥神君之事神域无神不知,折枝也略有耳闻,特来此地——看看。”

“瞧你?今日又给谁送花送蜜啊?”

百花仙君将花篮往身后移了半分,他道:“是玉清宫主。扶光神君,青冥神君这是?”

扶光甩袖背在身后,不给他好颜色。“神域既已传遍,想必你也知之甚多,何故再来问我?”

百花仙君见他离去,藏起眼底暗色,转向看守神兵,柔声细语道:“二位神兵,可否让我见见殿下?”

神兵刀剑相合,挡住百花仙君。

“仙君请回。”

折枝早就知道他们的态度,不过不死心想要问一问。他不欲与神兵纠缠冲突。“有劳了。”

百花仙君乃是神域掌管花草树木的神君,地位不高,但——若神君殿内有花草,必定能被折枝操控

一朵张牙舞爪的小红花跳到青冥身前,叽叽喳喳:“殿下?殿下!”

“百花仙君?”

青冥趴在地上,瞧着眼前这朵张牙舞爪的红花,红花道:“若有需要,请殿下告知,折枝必定唯殿下马首是瞻。”

“如今我被困青冥殿,此结界固若金汤,你我法力……罢了,百花仙君,我乃罪神,你莫靠近才是。”

红花摇头晃脑,差点把花瓣甩掉。青冥小心翼翼的双手呵护着。

“殿下为神最是公正不过,折枝相信殿下所做之事绝无私心。”

“百花仙君所言,青冥愧不敢当。青冥所做之事,自有用心,但绝无害人之心。百花仙君还是请回吧,莫要再为我劳心伤神。”

“殿下,殿下……”

青冥拂袖,红花回归本位,小兔子趴在草丛里扒拉着小花,偶尔瞅瞅死气沉沉的青冥,蹦蹦跳跳往青冥怀里去。

“在我神陨之前,为你取个名字吧——暄和。”

人死之后,执念深重会残留一丝下阶神君都无法察觉的’欲’在人世飘荡,直至被天籁神君化风击散,再无痕迹——此人便永久消失,等最后一个认识他的人遗忘之后,他就不复存在。

神君法力无边,可令枯木逢春,铁树开花,收万物于囊中,唯独难逆天命,复活已死之人。

“我愿以身殉道,化这天地不公,创鬼魅幽都,惩神君之恶,化人世之念,圆夙愿未满。以天道求轮回,愿……他得来生。”

两性相合,凡胎珠结,以念为魂,化人来生。

青冥以神识破开结界一缝隙,寻神域万卷书册求创世之道,只为创造如同人间和神域一般的惩戒之地,收纳恶念,化为魂魄,转世投生。

青冥沉心修炼,为阻止百花仙君再来,也为了保护每一个亲近他的神,青冥又将殿内花草转移殿外。

至此,再无神君可联络上他,青冥也无法知晓殿外之事。

扶光与他失联,想尽法子要告知青冥云居观之事,可他……避而不见。

青冥殿内一切法器都被没收,昔镜亦是。本来未被收回,是那日扶光来看他。青冥知晓云柯尸身被毁一事,情急之下,意图触发结界被帝俊知晓,昔镜便…被没收。

青冥窥不了人间事,自然不知此刻的云居观正被大火吞噬。

道内众人四处逃窜,呜呼哀哉,各自奔命。扶光见此,心急如焚,见一处结界薄弱,几次三番尝试入内,皆被挡回。

如今神域盯着他的神君数不胜数,扶光不敢有大动作,他在青冥殿附近徘徊,见一兔子爬上枯树枝,方才想起灵兔。

扶光镇守万水泉多年,自然可用万水泉为灵,将兔子引出,传信青冥。此举危险,好在兔子灵透,刨坑钻出来,被扶光抓住,传音青冥。

青冥闻此,骤然起身,椅子倒地,呲啦一声,尖锐刺耳。

“为何?”

昔镜乃是青冥所造法器,自然受主人灵气吸引。青冥集中精力,召唤昔镜,兔子又跑了一趟,把昔镜搬了进来。青冥窥探人间缙云山,大火纷飞,浓烟滚滚。

两位神兵视若不见,只要青冥安安心心待在青冥殿就好。青冥怒火中烧,原想借雨灭火,可…神域神君不待见他,一心只想灭了妄图升神之人。

“聚气成雨,降落缙云,火灭。”

缙云山的火可不是人间一般火种引起的,那是神君怒火,青冥受天雷刑法,灵力耗损,怎么救得了呢?

青冥心急如焚,不肯放弃。

“那可是云柯唯一的念想啊。缙云山若没了,云柯的执念该何去何从?啊!”

凄厉怒吼,撕心裂肺的痛席卷青冥每一根神经,他双手交叠,变幻形态。

“以我之身,创鬼魅狱,灭尽恶念,还世清明。”

一道冲天光柱直达九霄云外,将人间各地连接,受青冥召唤,取各地形态。

哐当巨响!贯彻九霄。

神君们见冲天光柱出自青冥殿,纷纷跑来观看,却被刺眼白光挡住。

“这是怎么回事啊?”

“青冥神君这殿内发生何事?这法力也太强了……太可怕了。”

“快快快,去禀告帝俊。”

神域地动山摇,神君们一时站不稳,皆远离青冥殿,青冥以光柱为引,吸纳万千恶念,铸就暗夜幽都。

帝俊姗姗来迟,几次想要阻止青冥,都被白光闪退。扶光见此,胆战心惊,十分害怕。他心道:“初景定是因为缙云山之事才发狂,可他这是……”

正当诸天仙神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刹那间,青冥殿坠落神域,消失眼前,落入人间,再消失于地面。

“这?”众神面面相觑,帝俊道“地公何在?这是怎么回事?”

“小仙这就去查,这就去查……”

偌大的青冥殿就这么从神域消失了!

看守的神兵瞧见身后空荡荡的一片也很懵圈,见帝俊驾到,他们赶紧跪下请罪,解释道:“帝俊恕罪,青冥神君这几日一直待在殿内,无神到访,也未踏出青冥殿半步。”

言下之意:我们守得好好的,是他自己不见了。

帝俊的脸黑成了炭。

“扶光,彻查此事。”

“扶光谨遵神谕。”

作者有话要说:青冥自认为害死了云柯,这是第一个因他而死的凡人,所以他费尽心思想要救回云柯,救回苍生。

我的云云,你让辰辰咋办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