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昭通文学 > 错救偏执反派后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股细细的白烟从大理石香炉中盘旋升起,一旁摆放着两盆巨大的冰块,宫人转动手中木质的风扇将香气与冷气一同送入殿内。

一双玉筷夹起碟中的茯苓饼缓缓送入口中,沈月辞带着几分期待的神色看向太后。

“甜而不腻,软而不糯,味道甚好。”太后放下筷子忍不住地夸赞道。

“太后喜欢就好,再尝尝这莲子羹。”沈月辞乖巧地将莲子羹递上前,太后品尝后又是忍不住地点头称赞。

沈月辞的厨艺自然是比不过宫中的御厨,但对于太后而言沈月辞的这份心意足以让她所做的东西远超宫中御厨所制的百倍。

“哀家瞧你怎么又比上次入宫时瘦了许多。”太后心疼地拉着沈月辞的手,这段时日以来她在宫内听闻沈月辞在京郊险些遇难可谓是心急如焚。

无奈彼时时疫未清,为了宫中的安危不能召月儿入宫,未曾想没过多久又在上山祈福的路上遇见山贼,好在这次没出什么意外。

“月儿不是瘦了,是长高了所以看起来才瘦了些。”

太后瞧着确如沈月辞所言,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波山贼应当是借着大坝决堤与时疫才壮大起来,这些时日你出行要多带侍卫在身边。”太后虽在宫中但也听闻了郑家小姐的遭遇,又想起沈月辞也进入到那林中,心中不由得后怕。

“那宋二小姐被贼人逼入林中,你让侍卫们去救便是,怎么能以身犯险亲自带着侍卫入林去救。”

沈月辞怕太后因此对宋时微不满连忙说道:“若非宋二小姐上次在京郊拼死逃出去搬救兵,只怕月儿此刻已经身首异处了。”

太后见沈月辞这般说也未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又嘱咐几句关心的话,沈月辞边应答着边想着如何将话题转到郑家小姐的事情上。

见太后脸上出现疲惫的神色,沈月辞不得已道:“太后可有听闻最近这段时日京中的流言?”

太后并不知晓沈月辞想说什么,于是便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这郑家小姐受得也是无妄之灾,当天那些山贼凶悍,她不过是跑到林间躲了一晚上,便被让造谣生事,实在可怜。”沈月辞见太后不搭话,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如今闹得沸沸扬扬,那郑家小姐的名声扫地,可她到底是……”

“月儿,住口。”太后打断沈月辞的话,听到这里的太后要是再不明白沈月辞想说什么,实在是白活一辈子。

“太后。”沈月辞语气放软许多:“您就下个旨意说明这一切,还了她的清白也算是保全她的这条性命。”

“胡闹,哪有为这点小事随意下旨。”太后瞥了一眼身旁的厉嬷嬷,厉嬷嬷便识趣地将其他宫女赶了出去。

今日这番话若是换了旁人说出,此刻早已被拖出去杖责。

太后在心中暗自叹气,原先担心以月儿的脾性出了宫怕与人争执,可现如今看来脾性好了许多却多了爱为人出头的毛病。

“即便哀家传话也帮不了她什么,世人心中已有定论,此后她并不能得到一门好亲事。”

“请太后为郑家小姐亲赐一门婚事。”沈月辞自然是不在意这些,但在大黎女人若是所托非人只怕后半生都没有了指望。

“若你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公子,被突然赐婚一个对自己前途无助,名声有损的妻子,你可会真心待她?”

太后的话让沈月辞哽住,心中就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般,虽然只是隐隐作痛但一直持续着。

“你与她素未谋面,有这份心意就够了,其余的便看她自己的造化。”太后拉着沈月辞的手,示意她起身,跪久了怕是要伤着膝盖。

“月儿不是帮她,是在帮我自己,同样身为女子,月儿害怕这样的罪名有一天会扣在自己的头上,帮郑家小姐也是帮未来数以万计会被扣上这样莫须有罪名的女子”

“这也是为何月儿要不惜帮助那名女孩的原因,月儿何其有幸降生于勋贵人家,又何其有幸被太后娘娘抚养在身侧。”

“那日月儿见到她时,她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眼中近乎失去生的希望,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却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往大了说月儿是云和郡主,享受了俸禄在百姓需要的时候就应当出一份力;往小了说,月儿怕午夜梦回时对不住自己的良心,对不住那几百条人命。”

太后听完沉默许久,拉着沈月辞起身道:“哀家的月辞长大了。”

“此事倒也不是全无法子,只能看郑家人愿不愿意。”见太后话说得有些多声音都变了,沈月辞连忙递上茶盏。

“让那宋家小姐假死,随后送到乡下去,过几年再以义女的身份迎入家中,虽说身份有些变化,但好歹活着。”

听到这里的沈月辞露出笑意:“月儿替郑家小姐谢太后娘娘救命之恩。”

“你啊。”太后笑着用指头轻戳着沈月辞的额头。

“启禀太后,九公主在殿外候着想为太后娘娘请安。”一名侍女见太后与云和郡主气氛有些缓和这才出来回禀道。

太后与云和郡主在殿内谈话时,九公主便到了,没有太后的发话她们也不敢擅自让公主回去,但殿内明显气氛不对,侍女也不敢通传,于是九公主就在外头等了一炷香的时间。

“让她回去吧。”沈月辞许久才入宫一次,太后自然不喜欢旁人来打搅她们难得的相聚时刻。

“太后,既然九公主来了便让她进来向您请个安也算是全了她一片孝心。”沈月辞喊住要去回禀的侍女,转身对着太后说道。

这个九公主原书中并没有提及,但秉着不得罪任何一人的理念,沈月辞还是决定顺水推舟买个人情给她。

既然沈月辞开口,太后也不好拂她的面子,得到应许的侍女连忙到外头请九公主入内。

一名打扮得比沈月辞还要朴素的女子带着一名侍女缓缓走入殿内,九公主将头压得十分低,规规矩矩地行了大礼:“儿臣参见皇祖母。”

沈月辞借着给九公主行礼的机会想看清这位九公主的长相,无奈她的头低得着实是让她看不到半点,但却能看见她被太阳晒得有些红扑扑的脸。

既然瞧不见沈月辞干脆收回了视线,反正以后总有见面的机会,她倒也不着急。

太后淡淡地应了一声:“起来吧。”

太后对于这个孙女也没有太亲近,她的母亲是宫中一位小小的御女,只可惜没福气生下九公主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后九公主又被太妃们带去抚养。

元兴帝膝下的孩子众多也不可能时刻记得她一个御女所出的公主,因此在这偌大的深宫里,她像是被人遗忘般得生活着。

江雨彤规规矩矩地站在下方等着太后开口,她每每前来请安极少有机会能够进来,因此她也不知道要同太后说些什么。

这只有晚辈寻着话题逗着长辈开心,哪有长辈屈尊找话题的,见江雨彤不说话杵在那,太后端起茶盏慢悠悠地品着茶。

“太后,臣女还带了道杏仁酥来,还想劳烦太后与九公主替臣女尝尝味道如何?”沈月辞其实根本就没做这道点心,只是看着下方的侍女手中端着这道借此缓和一下气氛。

杜若自然明白沈月辞的暗示,笑着从侍女手中拿过碟子放在太后身旁的桌上。

太后自然看得出这是沈月辞寻得由头,宠溺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接过沈月辞递上前的杏仁酥。

“同哀家的小厨房味道一模一样。”太后打趣道。

“多谢太后夸奖。”

江雨彤微微咬了一小口,浓烈的杏仁味瞬间席卷整个口腔,酥脆的口感让她为之眼前一亮。

没想到云和郡主居然能做出如此精致的点心,这远超御膳房平日所做的那些,难怪太后会如此喜欢。

见太后并没有询问她味道如何,江雨彤并没有贸然开口并且杏仁酥递给一旁的侍女。

沈月辞见江雨彤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也没有再将话题往她身上引,只是与太后多说笑几句便以天色已晚为由离开。

“九公主。”沈月辞没想到在这还能遇见她,她年纪虽小但眉眼生得十分美艳,就算是在美人诸多的京城中都能排的上名号。

“我所住的宫殿在这附近。”离开寿安宫的江雨彤显然没有之前那般拘束:“郡主今日难得进宫,不去拜见容妃娘娘吗?”

“今日府上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原身确实是每次拜见完太后都会去一趟容妃那,但沈月辞本就不想与江沐风凑得太近以免时微误会。

当然这个理由自然不会同江雨彤说,因此随意寻了个借口搪塞她。

“原来外出建府是这般辛苦,难怪我常听五哥说建府有诸多问题要处理,忙得焦头烂额的。”

江雨彤这话引得沈月辞的注意,没想到这九公主居然同江沐风关系甚是不错。

如此她倒是可以与她增进一下关系,以后若是宫中有事,也可以让她代为传达。

不过还是得先确认江沐风对九公主到底交心到什么程度,以及她这个人是否靠得住。

作者有话要说:元旦快乐~

祝大家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感觉我自己过去一年里每天都在掉入不同的坑里,从手帐坑掉到键盘坑,看到各式各样的键帽还有键盘就想买买买

每买一把键盘我就安慰自己这是给写新书准备的,结果现在的我已经债台高筑,今年起码欠下四本书(掩面哭泣)

溜了溜了,继续摸鱼(划掉),码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